當前位置 > 首頁 » 政企互動 » 研究論壇
兩會熱點前瞻:構建新型政企關系值得期盼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瀏覽次數:236   發布日期:2013-03-25
更多
核心提示:又是一年兩會時。  2月底的北京春光明媚、微風習習,即將召開的一年一度全國兩會將再度吸引全球目光。  今年兩會的熱點會有

又是一年兩會時。

  2月底的北京春光明媚、微風習習,即將召開的一年一度全國兩會將再度吸引全球目光。

  今年兩會的熱點會有哪些?《中國企業報》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進一步推進改革、構建新型政企關系、以工業化推進城鎮化建設、轉變經濟增長方式、收入分配制度改革、生態文明建設等將會成為今年兩會的重點議題。

  靠改革掃除制度性障礙

  在接受《中國企業報》記者采訪時,一位不愿具名的企業家說,自己期待的改革紅利包括:嚴格約束特權、限制三公消費、打擊尋租、拿下隱性福利;提高民生水平、增強社會保障、降低生活成本;限制壟斷權力,營造充分公平競爭的經濟環境。

  事實上,怎樣推進下一步改革已成為整個社會的關注點。

  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執行副院長劉勝軍表示,上世紀90年代的全方位經濟改革和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,成就了2001年以來中國經濟飛速增長的黃金十年。要延續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奇跡,唯有依靠改革進一步解除市場經濟發展的制度性障礙,釋放企業的活力和創造力。

  這些改革包括:消除土地、環境、勞動力、資金等生產要素的價格扭曲;打破央企壟斷,消除事實上的所有制歧視,確保公平競爭;變現國有資產,用以彌補社會保障體系的巨大欠賬;取消審批權,“讓上帝的歸上帝,凱撒的歸凱撒”;建設“小政府、大社會”,大幅度減稅,為企業和個人減負;政府退出對經濟活動的直接干預,致力于維護公平競爭的法治環境,安心做“看不見的手”;實現司法獨立,建設法治的市場經濟。

  在著名經濟學家、北京科技大學教授趙曉看來,中國改革正在重新回暖,改革顯然是更符合最廣大人民利益的選擇。過去20年,對不穩定狀況估計得過分嚴重,以至于“維穩”成為政府工作的中心原則,也成為一些利益集團固守既得利益、逃避改革的借口。他們抱著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的態度,怕這怕那、趑趄不前,甚至將問題、矛盾擊鼓傳花,最終引發更多矛盾、釀成更大危機。

  趙曉表示,如今,重啟改革所面臨的壓力并不亞于當年:彼時有東歐劇變,而今有經濟危機;彼時有消極勢力反對,而今有利益集團阻撓。與此同時,我們還缺乏改革的動力和權威,面臨全面改革的挑戰。

  推進分配制度創新

  和直接稅改革

  在接受《中國企業報》記者采訪時,全國政協委員、財政部財科所所長賈康表示,如何讓全體社會成員共享改革開放的成果,顯然是在中國經歷30多年改革開放發展之后,出現的又一個重大問題。

  為此,賈康說,下一階段再分配中,中國亟須稅收和轉移支付并用:稅收或者說直接稅主要是“抽肥補瘦”,轉移支付主要是在一個財政收支大的循環里,把低端階層的生活狀況維持在社會可接受、能共享改革開放成果的水平上。

  而現在一個明顯的情況是,直接稅在我國還沒有實質的構建。對企業法人的所得稅是直接稅,但是25%的標準稅率與國外比并不低,沒有什么進一步發揮“均富”調節功能的空間了。而原本能夠更好發揮再分配調節功能的個人所得稅 ,其覆蓋面只占整個工薪階層約1/16,非工薪收入領域作用十分有限,在收入調節方面效果不明顯。至于直接稅中很重要的財產稅,現在只是剛剛在上海、重慶兩地做了柔性切入的房產稅局部試點,但已激起了大量反對聲音。

  賈康認為,要建立一個現代國家,必須要有現代稅制里逐漸成長起來的直接稅制度。直接稅的制度建設必然要求收入和財產制度通盤的規范化。比如,在財產稅收的配合方面,還應有更廣泛、深刻的與財產相關的制度建設,體現從透明到保護和約束、直到規范全過程的現代社會特征,其中包括財產的登記制度、申報制度、保護制度、交易制度等的法律化。不動產等的實情,需從官員申報登記開始,以后做到全體公民制度化的申報登記。再以后還應研究遺產稅的制度約束,使富到一定程度的人,就躲不開遺產稅。

  構建新型政企關系

  政企關系雖然是個老話題,仍然被認為是今年兩會的重要熱點。一段時間以來,圍繞政企分開,眾說紛紜。

  劉勝軍說,落實“政企分開”,特別要放棄黨組織部門對國企管理層的任命權,還權于董事會,取消國企領導的行政級別,逐步實現國企管理層的職業化和市場化。

  落實“政企分開”,地方政府應退出經濟領域。由于GDP至上的發展思路,地方政府日益“公司化”,熱衷于招商引資,大搞基礎設施,甚至涉足PE等領域。地方政府過度涉足經濟活動,不僅破壞了市場公平競爭,也易誘發嚴重的腐敗行為。此外,也導致地方政府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,不愿意嚴格執法,對環境污染、食品安全等問題睜一只眼閉一只眼。再有,地方政府的拆遷和征地,已經成為諸多群體性事件的源頭。中央亟須進行頂層設計,嚴格界定地方政府的權力邊界,防止地方政府公司化愈演愈烈。

  劉勝軍認為,落實“政企分開”,應該廢除IPO審批制。過去20年的實踐表明,IPO審批制不僅沒有發揮保護投資者的作用,反而導致了供求關系扭曲、尋租盛行、上市公司行為短期化等一系列痼疾,可謂證券市場亂象之源。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批評中國股市還處在強盜貴族時代,這是很深刻的。上市本應是企業的基本融資權利,現在卻演化成了特權,扭曲了資源配置。要讓創業板成為中國的納斯達克,唯有廢除IPO審批制,還選擇權于市場,同時證監會必須回歸“抓壞人”的監管主業。

  劉勝軍認為,政府的存在價值,主要體現為“市場經濟的守夜人”,即公平競爭規則的維護者。政府不能既做裁判員又做運動員,更不能干預企業的微觀經濟行為,否則帶來的只能是市場扭曲和權力尋租。

 
 
[ 政企互動搜索 ]  [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相關評論
推薦圖文
點擊排行

快乐扑克任三